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公司新闻 > 日本制裁,利好三星、海力士未来!

日本制裁,利好三星、海力士未来!

时间:2019-10-09 10:05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近期发布的一份行业报告显示,全球最大的存储芯片制造商三星电子在第三季度运营利润可能暴跌60.2%。

根据首尔金融市场跟踪机构FnGuide的预计,三星第三季度的运营利润将达到6.9万亿韩元(58亿美元),而一年前的利润为17.5万亿韩元。

而今年上半年,三星的销售额为108.51万亿韩元,同比减少8.9%,营业利润为12.8万亿韩元(其中第一季度利润6.3万亿韩元,第二季度利润6.5万亿韩元),同比减少58%。

而造成三星利润大幅下滑,主要是因为芯片价格持续下跌导致半导体部门利润骤减。

在二季度,5月DRAM价格大幅下滑13%至15%左右,而在6月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继续降价,整体上二季度DRAM价格下跌了20%至25%。

因此二季度,三星半导体销售额为16.09万亿韩元,营业利润为3.4万亿韩元,利润率仅为21.1%,这是自2014年第二季(19%)以来的最低值,远低于去年首季最高纪录的55.6%,也低于一季度的28.5%。

而去年三星电子营业利润为58.89万亿韩元,其中半导体部门盈利44.57万亿韩元,占全部营业利润的四分之三,而这一比例在今年二季度已跌到二分之一。

而DRAM内存芯片价格,是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的由涨转跌的,4季度合约价跌了大约10%,永久存储数据的NAND闪存芯片价格下跌15%。因此三星去年4季度营运利润至少下跌了10%以上。

而芯片价格下跌,影响的不止三星,还有其“难兄难弟”韩国第二大内存巨头——SK海力士。

一季度,SK海力士的DRAM、NAND芯片均价分别下跌27%、32%,出货量季环比减少8%、缩6%。因此造成营业利润率比去年Q4减少了25%,毛利润减少了18个百分点。

今年二季度芯片价格继续下跌,造成海力士二季度营业利润6376.3亿韩元远低于市场预期,同比更是大跌89%,比三星电子还惨!

而三星和SK海力士这对“难兄难弟”的之所以利润大降,原因是两家公司在过去几年伙同美光“耍流氓”。

三星电子、SK海力士和美光,可以说是内存芯片领域的“流氓企业”。

因为芯片价格下跌今年两者利润大幅下降,虽然目前的毛利水平远低于2018年50%以上,但是目前20%左右的毛利水平确实属于行业正常水平。这是为何呢?

这就要说到DRAM芯片和目前主动存储芯片行业的现状。内存(DRAM),也叫随机存取存储器,通电时工作,关机时不保存数据,起作用简单说就是存储数据的中转站,或者驿站,在数据存储体系用属于承上启下的作用。

DRAM芯片行业属于投资大,并且需要进行不断地进行技术升级换代,需要大量的用户进行支撑,否则公司将面临亏损。在2014年前后,世界前7大内存生产厂家中,仅有三家盈利,其他都亏损。

而到现在,这三家企业基本瓜分了DRAM芯片的市场份额,三家共占据95%以上市场份额,行业已处在寡头垄断的状态。这三家公司中两家就是本文的主角--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,还有一家则是美国的美光。

在2017年年中时候,DRAM芯片行业三者市场份额占比分别为45%、27%和20%。三星出货量占全球的近一半,剩下的一半则被SK海力士、镁光瓜分掉,而这种局面接下来几年还会继续维持。

从2016年一季度开始,三家公司利用在DRAM内存芯片供应上的统计地位,联合起来利用“产量下降”的借口制造供应紧张的局面,造成DRAM芯片价格暴涨了130%,即使2017年下半年内存增产不少,但是没能遏止住内存涨价的势头,这种势头一直维持到年末。

而在2018年,三家公司内存产能大幅扩张,行业整体产能扩张超过20%,产能扩张下价格仍维持高位,因此三家公司从市场打把捞钱。

所以,三星这种行业寡头的耍流氓行为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这些寡头“抱团”耍流氓,为此消费者要付出两三倍的代价。

而在2018年4月,三星、海力士、美光也因为这起涉嫌串谋操纵DRAM芯片价格,被提起集体诉讼。最终美国司法部罚了三大企业当时美国历史上第二大反垄断罚款——7.31亿美元。

而中国反垄断机构在5月也约谈了全球第三大存储厂商美光,原因在于DRAM涨价以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打压中国企业。

而想三星这样的“流氓”,当他遇上“恶棍”时,他也难以招架,而这个恶棍就是日本。

7月4日,日本正式执行针对韩国的“限售令”,限制向韩国出口以下三种材料:制造OLED屏所需的氟聚酰亚胺、制造半导体芯片所需的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。

而日本生产了全球93%的高纯度氟化氢、72%的高端光刻胶、90%以上的氟化聚酰亚胺,日本对韩禁售这三种产品直接导致了三星、SK海力士的DRAM芯片、OLED屏的生产受到了影响。

因为氟化氢有剧毒,光刻胶则会迅速变质,这两种材料来说,大量储备是不可行的,因此两家公司的库存备货只够供应一两个月,库存耗尽之时,将成为韩国半导体企业的停工之日。

禁售发生之后,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立刻进行了为期6天的日本之行,意图从日本制造商的境外工厂进口,或通过第三方迂回进口的方式获得氟化氢。

与此同时,日本的封锁让三星和海力士加强原材料来源渠道的拓宽,转向与中国原材料厂商合作,未来其原材料来源将更加稳定!

9月初,三星开始试用中国产氟化氢,而在无锡的SK海力士工厂已完全用中国产氟化氢。

另一方面,三星在受到日本打击之后,利用其垄断寡头的地位,将成本转嫁给下游厂商,对部分产品开始提价,这对于目前因为降价导致利润减的三星来说无疑是利好的。

据DRAMeXchange的数据显示,相比日本“限售令”开始执行的次日(7月5日),7月中旬8Gb的DDR4颗粒价格上涨了23%至3.74美元, 8GB、16GB的EMMC价格上涨了10%左右。

而未来三星、SK海力士为了保证其利益,大概率还将对其产品进行提价,或许从中长期角度来看,三星和海力士受益于日本的制裁。

相关文章推荐: